增长率从全国第30位上升至第13位。浙江工业发生了什么?

时间:2019-03-25 13:04:40 来源:谭家湾农业网 作者:匿名



该国的增长率从第30位上升到第13位。浙江工业发生了什么?

今年1 - 8月发布的工业经济数据显示,浙江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8%,高于全国同期1.1个百分点,居全国第13位,比上个月增加了2个,超过10年。按月累计的历史最高分。这一成果主要归功于浙江工业企业在经济低迷时期相对加速的技术进步,使得技术进步对工业经济增长的贡献大于资本和劳动力的贡献,促进了微观均衡重建,加速了形成有利浙江工业复苏的基本面。这表明浙江工业企业具有较强的应变能力,也表明“机器替代”在浙江取得了实质性成果,表明浙江的基层复原力支持的技术进步是工业增长加速增长的主要因素。浙江的工业增长率正在经历从全国经济衰退到国家复苏的重大转变。

浙江工业的相对衰落始于十年前。十多年前,浙江的工业增长率开始下降,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全国出口增速大幅下滑。浙江的工业增长在该国进一步下降。从2008年到2015年,浙江的工业陷入了寒潮。除2010年个别月份外,该规定的工业增长率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并继续在全国排名第20位。 2016年,浙江工业从全国崛起。 2016年,浙江工业增加值增长率达到6.2%,超过全国平均水平0.2个百分点,全国增长率增长3~22个,初步抑制了工业增长的持续下滑。今年1至8月,浙江的工业增加值增长率达到7.8%,领先全国1.1个百分点,并上升至全国第13位。如果2012年浙江工业增加值增长率降至30,则反弹率达到17个。技术进步已成为浙江工业增长率在国家复苏之前的主要推动力。对于浙江产业在国家之前反弹,很可能主要是技术进步的作用。从1998年到2016年,浙江省工业企业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长率为7.1%。虽然根据年度比较,这一数值普遍下降,但全要素生产率对工业增长的影响显着高于工业增加值增长。相应地,技术进步的贡献正在逐步增加。根据浙江工业增长从低到高三个阶段的技术进步,根据技术进步的增长速度及其对工业增长的贡献,浙江的工业增长从1998年到现在可分为三个由不同因素驱动的阶段,2011-2016浙江的工业增长是由技术进步驱动,提供了对浙江当前工业复苏的解释。在第一阶段,从1998年到2004年,劳动力和资本主要贡献,技术进步贡献较少。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结束之前,浙江的工业增长一直领先于2004年。在此期间,浙江的工业增加值增长率达到23.8%,资本投资增长率为15.5%,劳动力投入增长率为12.0%,技术进步增长率为10.3%。这一时期工业增长的贡献主要来自劳动力和资本,其中劳动力占30.3%,资本占26.2%,占56.5%。技术进步贡献率仅为43.5%,比劳动力资本总贡献率低13.0个百分点。这一结果与浙江省劳动密集型传统产业的经验基本一致。 2004年以前,浙江工业经济实现快速增长,主要是因为大多数工业企业主要靠“运行量”积累利润,长期依赖低成本劳动力低价因素,低水平以商品为基础的市场需求。在这个阶段,劳动力和资本的贡献相对较高,劳动者得益较少,技术进步的贡献率相对较低,维持长期可持续增长的能力较弱。在2004年至2011年的第二阶段,资本贡献增加,劳动力贡献下降,技术进步贡献。

在此期间,浙江的工业增加值增长率降至11.2%,资本和劳动力投入增长率分别下降至9.5%和2.4%,技术进步增长率降至5.9%。各种因素对工业经济增长的贡献,资本占34.1%,劳动力占13.0%,技术进步占52.9%。与第一阶段相比,出资额增加了7.9个百分点,劳动力贡献率下降了17.3个百分点,技术进步贡献率上升了9.4个百分点。这一结果与2004年以来劳动力供应短缺逐渐消退的事实相符,资本投资对工业增长的贡献有所增加。

在此期间,浙江工业的质量和结构问题的长期积累逐步。工业企业实行“再扩张,轻微转型”,企业分配“重资轻工”,这已经成为影响持续增长的重大隐患。这也为浙江工业经济在国民经济低迷之前提供了合理的解释。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依靠“两个低点”的工业企业无法摆脱寒冷的冬季袭击,加剧了浙江工业企业生产经营的困难。劳动力价格的上涨和就业增长的急剧放缓导致了这一时期劳动力贡献的急剧下降。企业已开始注重加强“内功”,全省提出“机器替代”,技术进步的贡献有所提高。值得指出的是,2008 - 2010年受到了4万亿元的刺激。短期内扩大私人投资导致资本对工业经济增长的重大贡献。在2011年至2016年的第三阶段,技术进步主要贡献,资本贡献增加,劳动力贡献为负。浙江工业增长在2011年达到负1.2%后,开始小幅反弹。工业增加值年增长率为7.4%,资本和劳动力增长率分别为7.2%和-1.0%,分别比前期低3.8,3.3和3.5个百分点。然而,技术进步率增加了5.1%,虽然比前一阶段低了0.8个百分点,但远低于其他因素的增长率;技术进步对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9.4%,比上一阶段提高了16.5个百分点。同期,出资和劳务贡献率分别为30.0和77.8个百分点,成为工业增长的主要动力。

资本,劳动力和技术进步对浙江工业增长的贡献趋势表明,自21世纪初以来,浙江的工业增长势头经历了从劳动力和资本驱动到技术进步的结构性变化。浙江工业经济的内部质量改善和要素结构优化。重建有利于技术进步的微观经济均衡在技术进步作为主线的积极影响下,浙江工业企业的业务规模和技术进步,内需和外需,劳动工资和企业利润的规模已经优化到形式生产。微观均衡重构业务增长的增长速度。 “质量和数量的变化”,在企业规模和企业质量之间建立新的平衡点。自2011年以来,企业一方面积极承包生产经营规模,另一方面继续投入科研活动,提升企业内部质量,增强企业抗拒能力。经济增长,促进了从传统延伸向内涵增长的转变。企业可以通过去容量,去库存,去杠杆化和降低成本来合理地缩小生产和运营规模。 2011年至2016年,工业企业成品库存年均增长率仅为4.1%。即使考虑到生产者价格的下降,它仍然显着低于以前。 2017年1月至7月,公司资产负债率为55.0%,比全国水平低0.8个百分点,比2011年同期低6.7个百分点。公司财务费用占主营业务的1.3%收入,比2011年同期下降0.4个百分点。同时,企业科研活动支出及其比重不断提高,高新技术新兴产业加速增长,经济增长质量提高。 2011年至2016年,科技活动支出年均增长12.2%,比企业主营业务收入高8.0个百分点。科研支出占企业总利润的比例为1/5,接近2004 - 2011年。 2次。这有效地促进了公司的自主研发能力,公司的新产品产出率从2011年的22.0%上升到2016年的34.3%。自2011年以来,信息经济核心产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率,设备制造,高科技和高端设备制造业的增长速度继续快于工业增加值的平均增长率。

“机器替代”在资本和劳动力之间建立了新的平衡。 2011年至2016年,浙江省工业企业全体员工人数每年下降1.0%。与此同时,公司的固定资产净值每年增长6.6%,人均固定资产净值每年增长7.0%。考虑到同期固定资产折旧率上升7.3个百分点,生产者价格下降,人均新机器设备实际增长率较高。劳动生产率相对较高。同期,浙江省社会劳动生产总值年均增长7.4%,比城乡居民实际年增长率高0.3个百分点。

技术进步促进了机械设备的升级并加速了其贬值。资本技术进步的很大一部分被整合到机械和设备中。 2011年至2016年,设备投资价格指数继续下跌,达到2016年以来的历史最低点。这一积极因素促进了企业技术投资的快速增长。劳动力的内生技术进步也大大加快。随着第一次人口红利的结束,劳动力短缺和工资上涨,劳动力成本从过去的较低水平上升。从2011年到2015年,浙江省制造业城镇职工平均工资扣除价格后实际增长了13.0%,高于人均P的平均年增长率3.8个百分点。虽然工资增长在一方面增加了企业成本,但它们大大改善了过去的结构性失衡,对社会发展和人力资本积累产生了积极影响。同时,进入生产线的本科生人数不断增加,大大提高了生产线的知识和技术水平,促进了先进技术和设备的使用,降低了先进技术的使用成本,促进了微观技术的发展。 - 生产线上的创新。 “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中建立新的平衡”。工业企业积极应对外需持续下降,与国内市场弥补国际市场;在国际市场份额有所改善的情况下,出口导致以内需为主导的转型得到了推动。工业企业出口比重继续下降。 2011 - 2016年,按美元计算,浙江出口总值仅以每年2.7%的速度增长。工业企业出货占总销售额的比例由2007年的26.1%下降至17.6%,下降了8.5个百分点。同期,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实际增长率在2011 - 2015年继续保持在10%以上。仅在2016年,它就回落至9%以上,弥补了出口增长下滑的不利影响。从过去开始,国内消费品市场已从个性化和波浪型转变为个性化和质量化,迫使企业实施产品战略,改进产品,降低成本,扩大有效供给。同时,作为互联网经济的源头,浙江的目标是成千上万的家庭,减少了信息的不对称性。它更好地满足了浙江工业企业降低交易成本的需求,促进了渠道战略的实施,实现了从纯制造到供应链的供应链。共转化。网络协同制造,个性化定制,面向服务的制造和智能制造等新的生产销售模式正在加速发展。在销售结构向内转型的过程中,公司通过多元化的营销战略组合加快技术进步,有效拓展内需市场,形成新的内外均衡。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